盛运环保33亿逾期债务压顶,实控人早已金蝉脱壳

发布时间:2019-07-31 14:05:17 来源:富凯财经 关键词:金蝉脱壳,债务,实控人
原文标题:盛运环保33亿逾期债务压顶,实控人早已金蝉脱壳
原文发布时间:2018-12-23 22:45:29
原文作者:富凯财经。

富凯摘要:高额逾期债务、净利润亏损、资金账户被冻结,盛运环保离ST只有一步之遥。

作者|幕恩,微信公众号:富凯财经(ID:fukaicaijing)

年终将至,公司迟迟未有新的消息公布,如果持续到年底,公司仍无动作的话,第二年被ST似乎已无悬念。

逾期债务金额高达33亿元

距离2018年最后一天仅有5个交易日了,而面临高达33亿元逾期债务的盛运环保,在实际控制人大笔减持后又全部质押股票的情况下,盛运环保的未来已经失控。

盛运环保33亿逾期债务压顶,实控人早已金蝉脱壳

据公司于12月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共有63笔逾期债务,金额合计为33.24亿元。其中,最早的一个逾期债务可以追溯至2017年7月20日,借款单位是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贷款单位是中国银行北京市西三环支行。

富凯君发现,在2018年2月份至11月份,公司每个月都会产生预期债务,其中,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10月11日因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产生的预期债务高达5亿元。

面对高达33亿元的逾期债务,盛运环保直言,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这些可能将会影响到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增加公司的财务费用,加剧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状况。

虽然公司表示“正积极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相关方加强沟通,推进相关债务重整、股权合作等重大事项工作”。同时,公司还表示会“积极寻求其他重组方以及与债权人相关方协商妥善的债务解决办法,努力达成债务延期、和解方案”。不过,眼看着2018年最后一天已经不远,公司至今没有公告重组事项的最新进展。

盛运环保33亿逾期债务压顶,实控人早已金蝉脱壳

公司自身难保

事实上,盛运环保面临的不仅仅是33亿元逾期债务问题,公司还面临着业绩连续亏损的窘境。

从业绩来看,盛运环保2017年亏损13.18亿元,到了2018年三季度,公司继续告亏2.1亿元。如果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无法扭亏的话,公司将陷入连续两年亏损的窘境。

值得一提的是,盛运环保还有多起违规担保。截至10月底盛运环保和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合同金额累计数量为人民币52.31亿元(含对子公司担保37.97亿元),实际担保金额累计数量为39.53亿元,占最近一期公司经审计净资产的103.31%,逾期担保3.77亿元,涉讼担保7.93亿元。

富凯君发现,在违约担保中,有大部分担保来自于实控人开晓胜旗下公司。

据12月7日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开晓胜于2018年6月1日提交的《关于改正措施的方案》中表示:“本人同意上市公司的整改要求,将要求相关关联方公司做好资金安排,及时偿还上市公司,在上述关联方公司不能按时归还资金的情况下,本人将及时履行还款义务。”

开晓胜当时给出的还款计划安排为:1、2018年6月底前,关联方公司偿还3亿元-5亿元资金给上市公司,关联方公司不能按时归还资金的情况下,本人按期履行代偿义务;2、2018年8月底前,关联方公司再偿还3亿元-5亿元资金给上市公司,关联方不能按时归还资金的情况下,本人按期履行代偿义务;3、剩余资金占用不跨年,关联方公司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偿还,关联方公司不能按时归还资金的情况下,本人按期履行代偿义务。”

同时,开晓胜还表示,对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的担保,上市公司在与本人协商后,本人同意限期12个月内解除。即自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解除所有违规担保。上述事项已经上市公司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人在此确认,如在解除担保期限到期之前,有相关债务到期出现违约且相应担保未能解除,本人承诺代为承担担保责任,上市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

对于上述还款计划最新进展,公司尚未有最新的公告发布,因此,尚无法证明公司实控人开晓胜的具体还款日期和金额。在上市公司生存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实控人开晓胜的老赖行为让公司忍无可忍,发布最后通牒称会“起诉”。但在还债期限被拖到明年5月份的情况下,公司还能不能挺到那时候仍是未知数。

盛运环保33亿逾期债务压顶,实控人早已金蝉脱壳

“接盘侠”仍有悬念

不得不说,实控人大笔减持的行为曾一度招人诟病。2013年一季度末,第一大股东开晓胜合计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为36.12%,此后,开晓胜曾在公司股价处于高位时多次减持。

从2013年到2016年年底,开晓胜共在14个交易日累计减持了15次,套现总金额约为16.58亿元。持股比例从2013年的36.12%,减少到2016年12月28日的13.69%。最后一次减持无限售条件股份0.04%,几乎清仓。

实控人减持后,公司股价从2016年12月28日的11.99元/股,一路跌到2017年4月19日的9.01元/股,跌幅达25%,而大股东减持时机刚好处于高位。

而在开晓胜辞职之后,公司就发布了业绩修正公告,宣布2017年巨亏13亿元。使得公司股价复牌后再次出现瀑布跌,目前,已经跌入2元/股的价位。

从开晓胜大手笔减持到辞职等行为,不禁让人联想到其是否早有“跑路”的想法。而在其看来,如果能在跑路前找个接手方,似乎更为完美。

2018年5月23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已与川能集团投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开晓胜拟以协议转让等方式将其所持有的盛运环保13.69%转让给川能集团。此外,川能集团将对相关垃圾发电项目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投资额度不低于156.75亿元。

资料显示,川能集团是国资企业,四川省国资委通过四川发展间接控股川能集团。截至2017年底,川能集团总资产规模为1183亿元、净资产370亿元;2017年全年营收413亿元。7月,盛运环保称与川能集团在宣城、枣庄、济宁、海阳项目上开展合作。

如果川能集团能接手盛运环保的话,对公司来说无疑是救命稻草,但是,截至目前开晓胜与川能集团的股权转让及相关项目进展并无最新公告发布。这无疑为公司重组背景蒙上一层阴影。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


正文完,原文标题:盛运环保33亿逾期债务压顶,实控人早已金蝉脱壳
原文发布时间:2018-12-23 22:45:29
原文作者:富凯财经。
炒股知识吧





本文关键词:金蝉脱壳,债务,实控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