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公司:你见过股市亏最惨的有多惨?作者:盐选推荐

发布时间:2020-03-04 18:01:32   来源:网络
当刚刚升官的杨彦明,「新中国证券界死刑第一人」,算是在股市亏空到把自己赔进去的人。
与赌徒的心态相似,两次失败之后杨彦明并未从中吸取教训,输红了眼的他依旧心存侥幸,希望将更多资金投入股市,捞回输掉的巨款。就这样他一次次违规提取巨款用于炒股。


贪官档案:

  • 杨彦明,原银河证券公司分部总经理
  • 终审判决时间:2009 年 4 月 21 日
  • 判决罪名:贪污罪、挪用公款罪
  • 判决结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被执行死刑时间:2009 年 12 月 8 日

证券才子的成长之路

杨彦明 1958 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父母都是沈阳市级别较高的领导干部。他从小就聪明好学,父母亲对其更是寄予厚望。然而,天不遂人愿,由于时代的原因,1975 年,高中毕业的杨彦明,因为国家还没有恢复高考,只好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下乡到铁岭农村去当了一名知青。

1978 年,恢复高考后,渴求知识,不甘平庸的杨彦明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沈阳农学院,大学毕业后又继续攻读,顺利考入西北农学院农经系攻读硕士研究生。

1984 年暑假,正在上研究生的杨彦明去探望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大学同学。当对方得知杨彦明还没有女朋友时,便热心地介绍了一位名叫方莹(化名)的女孩与之相识。

方莹与杨彦明同岁,当时是北京一家银行的职员。两人第一次见面,杨彦明就对眼前这位文静白皙的女孩一见钟情,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方莹对稳重帅气的杨彦明也颇有好感。因此,从那之后,两人便开始了鸿雁传书的异地之恋,直到一年之后,两人的感情瓜熟蒂落,领取了结婚证书。但因为结婚时,杨彦明还在读书,所以一切只能从简,甚至连一个简单的婚礼都没能举行,

1985 年秋季,方莹怀孕了,而当时正在野外实习的杨彦明也花费骤增,为了丈夫在外面不受委屈,妻子自己省吃俭用,却经常寄钱资助杨彦明。因怀孕期间缺少足够的营养和休息,方莹一直身体不好,这让杨彦明对妻子一直心怀感激和歉疚。

硕士毕业后杨彦明被分配回沈阳农学院任教,他不甘平凡,执着追求的性格在工作第二年便表现出来。

他只在沈阳农学院教了一年书,就跳槽到了中国农业银行总行,一方面和妻子团聚,一方面准备施展自己的真正才华。来到北京工作的杨彦明,虽然结束了和妻子两地分居的生活,但由于夫妻二人都刚刚参加工作,所以一直住在妻子方莹单位分配的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

方莹是个贤惠文静的女性,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一边工作一边独自照料年幼的孩子,还包揽了全部的家务。由于过度劳累,方莹显得非常憔悴,1989 年,方莹被提升为科长,经常外出出差,工作更加繁忙,不得不将孩子送去全托。孩子离开妈妈时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杨彦明潸然泪下,他暗暗发誓,今后一定努力工作,让妻儿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回报妻子孩子为自己的付出。

杨彦明的努力很快就有了回报,他的才华在中国农业银行总行也逐渐崭露了头角。短短几年时间内,他就先后任职于研究所、研究室、农行信托等多个部门。

在其岗位不断转变的职位晋升过程中,性格内向的杨彦明虽然平时寡言少语,但他善于钻研、老成持重,在每一个岗位上都兢兢业业,表现非常出色。这不仅为他积累了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其全面扎实的业务素质、勤奋务实的工作态度,也逐渐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器重,为他以后被委以重任,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打下了基础。

1995 年,杨彦明被派往深圳从事证券工作。

当时中国证券市场刚刚起步,市场运作和制度安排还极不成熟,存在着巨大的管理和体制漏洞。在杨彦明看来,那简直是一个满地黄金的宝地。为此他潜心研究证券交易业务,在几次较大的证券操盘中,凭借其出色的业务能力,为单位赢得了丰厚的利润,他也因此引起了业界的普遍关注,成为了一名被业界普遍称道的证券才子。

凭借过硬的业务素质和突出的工作业绩,1997 年 8 月,39 岁的杨彦明被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委以重任,调往中国长城信托投资公司北京证券交易营业部,担任营业部总经理职务。

从求学到入职,从沈阳到北京,从一个普普通通的银行小职员一步步地走上营业部经理的工作岗位,在这一过程中,杨彦明是勤奋、务实而又努力进取的。他所迈出的每一步也都是脚踏实地、稳健而又扎实的。

如果这样一如既往得走下去,夫妻和睦、家庭幸福,事业发展顺风顺水的杨彦明其前途必然是美好的,人生也一定会是完满而又幸福的!但,遗憾的是,伴随着职位的变化,杨彦明的心态却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面对着手中的权利,昔日这位脚踏实地、务实工作的证券才子不免变得刚愎自用、盲目自信起来,变得自以为是、飘飘然起来,最终使他偏离了人生原本美好的航道,迷失在自己所编织的发财迷梦当中……

孤注一掷誓为妻儿淘得一桶金

一跃上升为总经理的杨彦明欣喜若狂,他一方面大刀阔斧的开展证券业务,出台改革措施,在上任之初,把整个营业部门搞得生机勃勃。

另一方面,他在心里也悄悄地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他不再满足于仅仅为单位牟利,单纯「为他人做嫁衣」的职务需要,他更想利用自己所处的位置,为自己大赚一把,以此来满足自己长期以来对默默付出的妻子的愧疚,以此来完成自己早在内心深处许下的那个「封妻荫子」,让妻儿从此过上美满幸福生活的愿望。

有一天,杨彦明下班早早地回到家中,打开一瓶白酒,一边设想着自己所编织的美好未来,一边喝着小酒等待着妻子的归来。

见到方莹的一瞬,一向沉稳的他一反常态,一把将妻子拥入怀中,「这些年你和孩子跟着我受了不少苦。我真的非常内疚。」

杨彦明酒气扑鼻,方莹以为他喝醉了:「说傻话呀,我们是夫妻就应该互相支撑啊。」

「莹莹,我没有喝醉,是个好男人就应该支撑起整个家庭。今后我会挣好多钱,让你和孩子过上神仙一样的日子。再也不会让你那么辛苦了。」

「彦明,你可不要乱来。我对生活的要求不高。只要我们一家人和和睦睦地生活在一起,就算吃点苦也是神仙般的日子。」

然而妻子的劝说无法抵御巨大的利益诱惑,更无法束缚他不断膨胀、盲目自信的自我,杨彦明坚信自己是证券才子,是天生的股票高手,只要出手,肯定是只赢不输,肯定能赚到大钱,在最短的时间里迅速暴富。何况自己现在还身为证券营业部的总经理,身居证券管理层呢。

于是这位昔日的证券才子,现在的证券经理,在欲望的驱使和盲目自信的笼罩下,开始编织和实施起了自己一夜暴富,封妻荫子的美梦。

就在其就任总经理的几个月后,他就瞒着妻子,花钱购买了 200 多个身份证,以为单位运作资金为由,指派营业部员工李欣、郝军以其中 96 个虚开账户,进行股票交易。一连几次都是他亲自操盘运作,果真只赢不输。出色的业绩为杨彦明赢得员工们信任的同时,也让他变得更加盲目自信、自我膨胀、刚愎自用起来。

正如杨彦明手下的工作人员所描述,杨彦明是一个不苟言笑,从不跟员工开玩笑,更不跟员工谈工作以外的问题的领导,他脾气暴躁、武断,做事情绝不拖泥带水。

「他从来不跟你商量的,有事情就是命令你做。」「每次他让做什么事情,都是三言两语通知好,一句废话都没有,更不会留时间让你询问他。」曾经在杨总手下工作过的一位工作人员这样评价。这位员工的话在多次帮杨彦明提款的财务经理王芬(化名)的供述中也得到了证实,王芬供诉,每次杨彦明让她提钱,她从不敢询问。都是放在桌子上就走。

就这样,杨彦明打着为客户运作资金的名义,开始指使财务人员取钱五万、十万、十几万、几十万……

犹如老鼠打洞一般的从营业部的账户中给他取钱,开始了其「运作资金」的历程。但是,至于这些资金如何运作,在哪运作,为谁运作,无人知道,也无从知道,这无疑注定了杨彦明的挪用和贪污行为必然会肆无忌惮,也必然导演出更大的人生悲剧……

机关算尽股海尽损数千万

杨彦明一直自诩是证券才子、股票高手,对于自己操作股票的能力,他深信不疑。他自以为通过炒股,不仅可以玩转事业,还可以改变人生。就这样,手执重权的杨彦明,打起了营业部客户资金和自有资金的主意,并开始编织起了自己股海「淘金」的「黄粱美梦」……

1999 年,河北省安国市石佛农村信用社到营业部办理代客理财业务,先后两次打入 1122 亿元人民币,双方合同约定,由营业部进行资金运作,营业部按每年 6%支付安国石佛社净收益,2002 年底营业部将本息全部付清。

这笔巨资的注入,无疑让杨彦明眼前一亮,股海「淘金」也因此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

他先是借口给石佛农村信用社的收益率较高,仅靠买卖国债无法达到为由,指使财务经理王芬以支票或者现金的形式把石佛信用社账户的钱取出,存到营业部的其它账户里,在内部进行运作。

但这并不是杨彦明的真正目的,运作一段时间之后,他又以在内部运作全然达不到目的为由,指示财务经理赵悦(化名)从存有石佛客户资金的账户中,为其取出 200 万元,全然投入了股市。

然而,这位曾经的证券才子,股票高手,此次却全然没有刚上任时的幸运。他精心挑选的几只股票突然下跌,200 多万元转瞬之间就打了水漂。这次失败,虽然出乎杨彦明的预料,但心里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这只是一个意外。

时隔不久他又看好几支股票,立即通知财务经理王芬,「我要用钱,你去提 500 万元给我。」

杨彦明接连提取巨款,王芬感到非常意外,便试探着问:「杨总,这次您准备做什么投资?」

正因股市失利心情郁闷的杨彦明毫不留情地呵斥道:「不要问我做什么。我让你提,你就提。让你提多少,你就提多少。别的事,不用你管!」

谁知 500 万抛出去,转眼之间也化为乌有。

刚愎自用的杨彦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这样身居股市高端的证券奇才,怎么会看错?500 多万说没就没,自己从哪里弄钱堵上这个窟窿?

但与赌徒的心态相似,两次失败之后杨彦明并未从中吸取教训,输红了眼的他依旧心存侥幸,希望将更多资金投入股市,捞回输掉的巨款。就这样他一次次让王芬为自己违规提取巨款用于炒股。

然而,当时低迷下滑的股市并没有给杨彦明翻本的机会,一笔笔巨款相继沉入股海。连续地投资失败,上千万元资金已经荡然无存。

输红了眼的杨彦明非但没有悬崖勒马,就此罢手,反而天真地认为,自己置身股海,在营业部的账面上捅了一个上千万的大窟窿,已经没有了退路。唯一可能的出路,也只有继续在股海中寻找一线生机。只有自己找准时机,孤注一掷再赌上一把,才有可能挽回损失。

为了保证此次操盘的准确性,杨彦明派亲信四处打探消息。工夫不负有心人,2000 年底,杨彦明终于得到了一个重大信息:有两只股票将被庄家着手炒作。

杨彦明认为这是一个翻本的绝好机会,因此,他决定来一次大手笔,跟随庄家全力投入,想必稳操胜券。此时此刻,这位迷失股海,找不到出路的证券才子,已经把自己身上那份盲目的自信,膨胀成了近乎赌徒般一样的疯狂。

他立即通知王芬,尽快为自己提取 5000 多万元现金。一次提取这么大的数额的现金,连见多识广的王芬也不禁害怕起来,她硬着头皮向杨彦明提出建议:「杨总,您以前提的钱都没有办手续,我刚做了一个流水账,请您签个字,我把这笔钱也登记上去了。」

杨彦明一看账本勃然大怒:「资金支出情况营业部都有记录,还用得着你来另外记账?」说着夺过账本三下两下就撕得粉碎。

此时此刻,本来就刚愎自用的杨彦明哪里还容得下任何的质疑和阻拦,他满脑子都是跟庄胜利后,自己股海淘金,赢得盆满钵满的发财美梦。为了实现这一美梦,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这一次他总共挪用了 7000 多万元,毅然决定全部投入进去。

毕竟在证券行业已经工作了十多年,聪明的杨彦明当然知道,如果在一个营业部进行操作很可能因为数量太大,而被庄家发现。

所以,他最终决定把大笔资金化整为零,分散到多个户头去做。原有的 96 个账户依然不够,他就动员手下的工作人员立即将家人的身份证全都拿出来办理开户手续。

财务经理王芬和交易部经理刘红都按照杨彦明的指令,将家人的身份证收集起来,就连王芬 73 岁的老母亲的身份证也在此次收集的身份证之列,成了杨彦明跟庒炒股的股民之一。

把巨额资金分散到不同的证券营业所,散户操作,跟庒进入。杨彦明机关算尽,本以为可以大赚一把,这样以来,不但可以顺利地堵上营业部账面上的窟窿,还可以柳暗花明,找到新的出路。

但是,最终的结果却远不像杨彦明的如意算盘所打得那样,此次跟庄最终还是被庄家识破,暴风骤雨式的打击接踵而来。杨彦明遭到了最残酷的打击,7000 多万元最后几乎血本无归,在股海中打了一个水漂,却没有给他留下丝毫预想中的美丽「涟漪」。

这次杨彦明彻底傻眼了。那可是 7000 多万啊,自己就是还几辈子也还不清。此时此刻,焦头烂额的杨彦明似乎终于看清了股市的凶险,但一切已为时太晚,他不得不继续在股海中挣扎,企图寻找一线生机。再次将石佛社账户下一笔 2600 万元资金转入沈阳南区营业部的股票账户里,但却再不敢盲目操作。

2001 年春节,身心疲惫的杨彦明关掉手机,打算和妻儿好好过个假期。除夕那天,他陪妻子孩子上街购买年货。随着职位的提高,他们搬进了杨彦明单位分的新房,两人的收入水平也高了很多,但方莹过惯了节俭的日子。

她精挑细选,为孩子买了一个只有三十多元的小玩具。在赛特商厦,方莹试穿了一套做工精致的职业女装,但一看标价,急忙拉着杨彦明走了出来。「莹莹,那套衣服你穿特别合体,怎么不买下来?」方莹摇着头说:「一套衣服竟然要一万多元,也太贵了。算了,我们又不是大款,没必要穿那么奢侈的衣服。」

看着贤惠的妻子,乖巧的孩子,杨彦明眼圈一下子红了。这些年自己在股市上奋力打拼,不就是为了弥补自己对妻子的亏欠,不就是想给妻儿创造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环境吗?

可到头来自己不仅两手空空,还陷入了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资金黑洞,随时有可能因为挪用公款,东窗事发而受到法律的追究,到那时妻子怎么办?年幼的孩子该怎么办?杨彦明心里一阵恐慌,他意识到必须尽早地为自己寻找一个退路,寻找一个比挪用资金「股海」淘金,更为稳妥有效地「生财之道」。

终于,机会来了。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http://www.49849.net/peizi/a8034.html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